IMAG1747m (640x482).jpg

 

我打江南走過

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般開落

 

東風不來,三月的柳絮不飛

你底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

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

 

跫音不響,三月的春帷不掲

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
 

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

我不是歸人,是個過客

 

-- 錯誤 -- 鄭愁予


 

那個週末在英文課的討論中脫口而出這首詩的前兩句,

接下來的週一晚上下班時突然想起,

想來想去竟然只記得前兩句

於是在抖動的公車上透過小小的手機螢幕得知全文和解析,

接下來幾天總在下班搭車路上想起這首詩。

 

那天星期四,和往常一樣在遠東世紀用過中餐,

走出餐廳時腦中也""起這首詩...

 

一如往常順著大樓一樓走廊的市集逛回去,

走過服飾攤時突然從後面伸來一隻手抓住我的手臂,似乎接下來要挽住我的手

我單身又來這不久,人生地不熟,應該沒有認識的人會有這樣的動作,是誰呢

 

當下腦中閃過這樣的想法,然後本能地回過頭...

 

只見一個女孩看著我,表現出驚訝和抱歉的神情,

她連忙跟我說對不起

我當然也就表現"沒關係"的笑容離開!

 

向前繼續走了一段之後,好奇心作祟,

於是往那方向走回去,

只見那女孩手勾著一個穿黑衣黑褲的男生...

 

我恍然大悟,那時我剛好也是黑衣黑褲...

全站熱搜

viire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